原标题:冰点劳动者 | 检漏师 抢修工:霜冷长河夜正寒

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 来源/罗水元 摄(下同)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 来源/罗水元 摄(下同)

  连续三天的霜冻黄色预警中,晚上的暖窝成了劳累一天的温馨归宿。然而,记者昨夜走访发现,在大多数人进入梦乡之时,却有着那么一些人,还在大街小巷中迎寒而作……

  检漏师:一晚要走15公里左右

  昨晚10点多的邢家桥北路四平路路口,从地铁海伦路站出来的乘客,一边打着寒颤喊“好冷”,一边就四散着走向各自归家最后一程。

  然而,就是在这个路口,来自上海泰歌管线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王健、王养超、孙玉啟,在郭红云带领下,却才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郭红云将头围巾围得头上几乎只露出眼睛,王健、王养超、孙玉啟三人,一个个都穿着两件棉衣,有的还戴着帽子,裹着耳罩。

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

  他们是检漏师——专门检测地下水管是否漏水的工作人员。“好冷!”像其他乘客一样,他们从车上一下来,也禁不住自言自语,但冷归冷,“温度会干出来的”,他们说着就肩背十多斤重的寻管仪包,手拿一米多长的听漏棒,从邢家桥北路到长春路,从溧阳路到四平路,三步一停五步一顿:一会儿蹲身揭路面上的水管阀门,将听漏棒一端“顶”在水管上;一会儿将听漏棒的听筒端直接放顶着路面,贴耳于听漏棒的另一端,屏气凝神,过滤地表的各种声音,寻找、分析从地底下传出的声音。

  “如果听筒里传出‘嗞嗞’的声音,附近水管就可能在漏水,接下来再由另一人继续倾听,‘确诊’后再拿寻管仪进一步确定具体点位,误差不会超过半米。”王健介绍,由于漏水声音小,只得晚上夜深人静时作业,气温越是变化大,水管越容易漏水,他们的要“扫”的马路也越多,往往,从晚上10点多至第二天早上天亮,要走15公里左右不久前,他们就是这样在四平路崇明路发现了一个漏水点。

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检漏师冒着严寒“听诊”水管

  看着他们作业的样子,记者也学着拿起听漏管“检漏”,但耳朵刚一贴上听漏管听筒,就被冰冷的听筒表面弹了回来。听筒是塑料的,虽然听着听着就“热”起来了,但换个地方再听时,听筒又冷如冰霜。

  郭红云告诉记者,由于他们只能在深夜工作,不知情的市民还曾误以为他们是偷阀门、井盖的小偷,并进而报警。不过,他们并不怪报警者,每当查到一个漏点,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成就感。因为,因管网老化、地面沉降等原因造成的漏水,如果不及时查出来,就可能出现爆管,不但损失更多的水,也会影响到更多的市民。每提前查找到一个漏点,就能降低一笔损失。

  抢修工:挑灯夜战减少损失

  同样是在邢家桥北路,就在检漏师作业时,据称是来自国网上海市区电力公司的员工也在作业,他们将一架十多米长的楼梯搭在一根电线杆上,快速爬到了电线杆顶端检修。

  他们介绍,这里是老居民区,有的设备使用年限已久,为了让居民正常用电,近期都加大了检修力度。

“许兵工程队”冒着严寒抢修水管“许兵工程队”冒着严寒抢修水管

  而在四平路崇明路口,如同王健所说,那里真的有一个漏水点,印有“许兵工程队”字样的抢修队伍已在马路上挖了一个大坑,坑里坑外都是水。但是,即使是路面的水,也没有结冰。施工人员介绍,已洒了工业盐。

“许兵工程队”冒着严寒抢修水管“许兵工程队”冒着严寒抢修水管

  “水管边有一石块,不能再用挖机挖了!”站在积水中,抢修员杨胜权一手按着压漏的麻袋,一手向同伴许峰指示石块的位置。顺着他的指引,许峰拿来铁镐挖。

  坑内,伴着喘气声和讲话声,一团团“白雾”从坑里腾出,坑外,“白雾”同样一团一团,吐“白雾”者,不但有上海城设水务(集团)有限公司供水分公司虹口供水管理所东汉阳站副站长姜晨欣,也有煤气、电力、通讯、信息方面的工作人员,直至三个小时多后,水管修好了,湿土回好,盖板盖好,他们才互打招呼一一离开。

电力部门夜晚也在作业电力部门夜晚也在作业

  “地面管线多,开挖的哪怕只是一小处,多个方面都要参与。”姜晨欣说,为了尽可能减少损失和减少对市民的影响,漏水点一经发现,多个部门就会通力合作,在夜间以最快的速度抢修。